• 智慧城市建设
  • 基础设施
“我见证了大港蝶变”
发布日期:2018-10-26 阅读次数: 来源:宁波日报

        全国劳模、宁波舟山港集团桥吊司机竺士杰

        9月30日晚,国务院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国庆69周年招待会。来自宁波舟山港集团的竺士杰,作为18名全国劳模代表之一,与1200多位中外人士同庆共和国华诞。

        今年稍早时候,竺士杰参加了中央电视台《机智过人》节目,对阵另一方是高精准度“无人港技术”。现场,他操作2.5吨的集装箱,击打重46克、直径4.2厘米的高尔夫球,赢得观众阵阵掌声。

        从全港首个以职工名字命名的先进操作法,到升级为“竺士杰创新工作室”;从2006年起吊宁波舟山港第700万个标准箱,到2017年完成全球首个“10亿吨大港”跨越之吊,20年来,竺士杰是全球货物吞吐量第一大港蝶变的重要见证人。

        “竺士杰操作法”问世

        1998年,竺士杰从宁波港技工学校毕业后,成为宁波港集团一名龙门吊司机。

        当时,法国达飞公司开通了宁波港至欧洲航线,船舶每周三停靠宁波港时要装卸一两千个标准箱,这对于年集装箱吞吐量只有50万标准箱的宁波港而言是一次“大考”。宁波港桥吊班成立了“达飞突击队”,抽调码头最优秀的桥吊司机为达飞公司的轮船服务。

        刚接触桥吊不久的竺士杰,也想成为一名“达飞突击手”,但他一小时只能吊装十一二个集装箱,不到老师傅的一半。

        竺士杰就有那么一股不服输的冲劲:第一个上桥吊的是他,最晚从桥吊上下来的也是他,疑问最多的还是他。通过勤奋学习、虚心取经,半年后,竺士杰的吊装速度达到每小时35箱,屡屡进入公司桥吊司机月度装卸效率前三。此时,他只有21岁,是“达飞突击队”里最年轻的“突击手”。

        传统的操作法练到一定程度后,很难再提高效率了。“能不能发明一种新的操作方法呢?”竺士杰有了新疑问。这一次,问师傅,没有经验可循;跑书店,找不到答案。在各种质疑声中,经过半年的苦练,竺士杰自创的操作法诞生了:一小时能装卸50多个箱子,而且“更稳、更准”。

        2006年,世界上最大集装箱轮“中远宁波”首航,竺士杰带领队友们仅用1小时40分钟,完成了1031个集装箱的装船作业,装卸效率达到387.43自然箱/小时,创造了新纪录。

        2007年,宁波舟山港将竺士杰发明的新操作方法命名为“竺士杰桥吊操作法”。

        起吊第700万个标准箱

        28米、35米、39米、42米、45米、49米……20年来,竺士杰看着宁波舟山港桥吊一步步变高,也见证着宁波舟山港接卸的世界最大集装箱船不断变大:从5000标准箱到1万标准箱,再到1.4万标准箱、1.8万标准箱,目前已突破2万标准箱。

        “现在,我们每天都会接卸1.8万标准箱及以上船舶,对世界最大集装箱船早就见怪不怪了。”竺士杰说。但在他心里,有一个起吊瞬间却铭记一生——

        2006年12月27日,习近平同志在穿山港区按下了宁波舟山港第700万标准箱的起吊按钮。当时,在桥吊上吊装的正是代表宁波舟山港最高吊装水平的竺士杰。

        竺士杰告诉记者,习近平总书记一直牵挂着宁波舟山港的发展,也十分关心宁波舟山港取得的每一个进步。2008年6月,他作为共青团十六大代表在中南海怀仁堂接受中央领导接见时,习近平在得知竺士杰来自宁波舟山港后,紧紧握住他的手,仔细询问宁波舟山港的近况。“十年过去了,我还能感受到那双大手的温暖。”竺士杰激动地说。

        竺士杰不会忘记,2008年,尽管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,宁波舟山港依然交出了一份漂亮答卷:当年货物吞吐量超过上海港成为全国第一大港,集装箱吞吐量继2007年突破1000万标准箱后再增长10%以上,位居全国第三。

        时光飞逝,转眼到了2017年。这一年,竺士杰所在的穿山港区集装箱吞吐量突破1000万标准箱,成为全球第4个千万级单体码头。“这意味着,经过10年发展,仅宁波舟山港下面的一个港区就能超越全港当年的集装箱吞吐量。”竺士杰感慨。

        初心依旧创新不止步

        近20年来,竺士杰从一线桥吊司机成长为桥吊大班副大班长,管理4个班组270余人,无论岗位如何调整,他扎根码头生产一线的初心不变。

        2015年,竺士杰当选全国劳动模范之后,公司为他专门设立了“竺士杰创新工作室”。在他的带领下,创新工作室陆续推出一大批创新成果,“一次着箱率”监测系统就是其中之一。通过几年时间的运行,竺士杰所在桥吊班的着箱准确率从最初的72.6%提升到现在的79.68%。竺士杰算了一笔账,着箱率提升7个百分点,一天就能多吊3400个集装箱,一年就能多吊100万标准箱,这相当于为码头增加了一个泊位。

        接下来,竺士杰计划提高桥吊司机的单兵作战能力,利用大数据统计监测每个司机的真实操作效率,同时通过3D动画与动态实景模型培训,将“竺士杰桥吊操作法”视频化与模型化,更好地迎接集装箱大船时代的到来。

        “现在,穿山港区45台桥吊如果满负荷作业,一天可以吊3万多标准箱,相当于改革开放初期全港一年的集装箱量。我为在世界第一大港工作而自豪,也希望宁波舟山港越来越强大。”坐在49米高的全透明玻璃驾驶舱内,竺士杰激情满怀地说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